手机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备受质疑的“瘦身”议案终获通过,獐子岛“自救”能否成功?

来源: gating 2020-2-5 01:58:08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时一个月,备受众议的獐子岛“瘦身”议案终极得到通过。
2月3日晚间,獐子岛披露公告称,关于公司转让海疆利用租赁权暨海底存货的议案已得到大股东在内的多数票通过。
不外,若根据上述议案表决效果来看,獐子岛只是“险胜”。除了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下称“和岛一号”)参会代表表达明白的反对意见外,中小投资者的反对比例也高达66.15%。而在此之前,厚交所也对獐子岛的上述筹划是否能行颇存疑虑。
备受质疑的“瘦身”议案终获通过,獐子岛“自救”能否成功?_发布_配资查_股票配资门户网-www.peizicha.comwsgxo01

图片泉源:图虫创意
“瘦身”筹划曾颇受质疑
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临时可以松一口吻了。毕竟,在此次股东大会召开之前,獐子岛已经收到干系买卖业务方7920万元首付款。随着此次议案的通过,獐子岛可按照买卖业务原来的发展脉络,在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5日内收到1755万元的进度款,剩余375万元尾款将在2020年6月30日前收到。
时间拨回至2020年初。彼时,间隔獐子岛再度遭遇扇贝古怪殒命这一“黑天鹅”变乱不敷两个月。1月3日晚间,獐子岛公布拟转让位于长海县广鹿岛的4宗海疆利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总价款合计为1.01亿元,增长净利润约7100万元。
据獐子岛方面称,上述总面积为1174.73公顷的海疆是獐子岛向大连广鹿渔工商总公司(下称“渔工商”)承包的海疆,转让事件现在已征得渔工商同意。别的,本次买卖业务标的包罗干系海疆的海底海参存货。
对于买卖业务的目标,獐子岛方面也开门见山:本次买卖业务是公司加快推行“瘦身”筹划,低沉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控制养殖风险的紧张办法。
不外,对于上述“瘦身”筹划,和岛一号方面曾在1月22日“致獐子岛吴厚刚的一封信”中给出反对来由。其以为,獐子岛在负债高企的非常时期应立刻行止置处罚如中央冷库等低效、无效及亏损资产,而不是去转让红利本领非常精良的生产海参的海疆。别的,和岛一号方面还在1月22日“致獐子岛股东的倡议信”中表现,欲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共同探讨罢免董事长吴厚刚一事。
“就现在来看,虽遭到第二大股东果断反对,獐子岛还是占了上风。”一位中小投资人对记者直言。
2月4日下战书,和岛一号方面在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坦言,其虽作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但在该上市公司8个董事会席位中仅占1席,难言现实效果。“以是他们(獐子岛)的很多操纵,我们没有办法把控,多数环境是处于被动状态”。
根据Wind数据,停止2019年9月末,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央(下称“长海县投资”)与和岛一号分别持股30.76%和8.04%,是獐子岛的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此中,长海县投资由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当局100%控股。
对于欲罢免吴厚刚一事,和岛一号方面向记者称,现在獐子岛对这件事是避而不答,其向大股东发起这一诉求,大股东也没未给出明白的态度。
2019年预亏最高4.5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现,力排众议之下,獐子岛对峙这番“瘦身”也是无奈之举。
1月23日,獐子岛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3.5亿-4.5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红利3210.92万元。
对于公司业绩变更的缘故起因,獐子岛紧张将其归结于多方面缘故起因。起首,陈诉期内公司海洋牧场底播虾夷扇贝再次发生庞大自然灾难,公司拟对于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资源举行核销和计提跌价准备,预计影响金额约为2.9亿元。
同时,其已申请的应减免尚未获准的海疆利用金约1.43亿元影响当期收益。獐子岛方面称,2018年初,獐子岛海洋牧场虾夷扇贝发生庞大丧失,经评估盘算,其应获减免的海疆利用金约为1.89亿元。在已得到4572万元后,停止陈诉期末,獐子岛未能得到继续减免1.43亿元海疆利用金的干系批复。
除上述因素,獐子岛对当前存在的谋划窘境也开门见山。其表现,受可劳绩虾夷扇贝资源总量和市场竞品代价影响,养殖产物贩卖收益淘汰;因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地域,致使海疆利用金核算分配计入当期数额增大,导致产物单位资源上升。同时,公司不绝处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存案观察预处罚待听证审理终极效果阶段,因资金资源不敷,商业及加工业务运营未能到达预期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布上述业绩预告后,厚交所的关注函也敏捷抵达。厚交所要求獐子岛分析预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资源核销和计提跌价准备2.9亿元的缘故起因及减免海疆利用金得到答应需满足的条件、后续申致意排、资金发放方式及时间安排,并分析管帐处置处罚方法。别的,厚交所还要求獐子岛对1月4日拟转让4宗海疆利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的环境下,该笔尚未发放的减免金额是否包罗在内等作出表明。厚交所给出的复兴停止日是2月5日之前,不外停止记者发稿,獐子岛方面尚未披露干系复兴公告。
对于2019年獐子岛可谓“悲惨”的业绩预告,和岛一号方面在回应记者时称,作为投资人,随着獐子岛股价不停下跌,其也遭受了巨大的丧失。据记者相识,2016年6月,和岛一号与长海县投资告竣协议,以7.89元/股的转让代价受让后者5916.12万股,占獐子岛总股本的8.32%,而停止2020年2月4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2.21元/股,较转让代价已累计下跌了72%。
“别的,獐子岛近几年的红利状态不绝不好,要么微利,要么巨额亏损,也未举行干系分红,这也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谋划压力。”和岛一号方面如是表现,因2018年2月獐子岛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存案观察,而根据干系规定,在存案侦查期间,其无法对獐子岛举行减持和对基金的整理,“现在处于对峙状态”。
2月4日下战书,《国际金融报》记者就上述瘦身筹划、关注函复兴以及与二股东之间的抵牾等投资者关心的标题扣问獐子岛方面,但停止发稿前未获回应。
记者 马云飞

本文来自配资查|www.peizicha.com 自网络收集整理。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配资查是国内专业的股票配资门户网,是炒股配资和配资交流的首选之站--www.peizicha.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